工作隨時努力,生活隨遇而安---《身份的焦慮》


 
作者:阿蘭·德波頓,出生于瑞士蘇黎世,8歲就被送到倫敦上寄宿學校,四年后全家人移居倫敦。他最早學的是法語,寫作以英語為主,同時通曉法、德、西班牙語。18歲入劍橋大學,正式學歷為劍橋大學歷史系畢業。對學校的課程他一點也不感興趣,好在學業比較寬松,有足夠的時間隨心所欲地博覽群書,自學成才。整個大學期間他主要依靠大學圖書館和附近一家書店,在那里他父母給他開了一個賬戶,隨他自由買書。
 
1991年,阿蘭·德波頓發表處女作小說《愛情筆記》;《愛情筆記》對愛情進行了哲學式的探討。此后的《愛上浪漫》和《親吻與訴說》更是繼續著對愛情進行哲學探討。
 
1996年,完成《擁抱似水年華》;2000年,《哲學的慰藉》出版,運用歐洲哲學的智慧醫治現代人的焦慮不安;之后的《旅行的藝術》以及《幸福的建筑》又從哲學、美學和心理學的角度重新審視了人們對旅行、對建筑的看法。
 
2011年,德波頓被選為英國皇家文學院成員。2015年,出版《新聞的騷動》
 工作隨時努力,生活隨遇而安---《身份的焦慮》
這本書并不是一本充滿學術語言的高深作品。它用通俗和有趣的語言,為現代人解讀了身份的前世今生,以及我們為什么會為了身份而焦慮。身份這個詞在這本書中更多的是指一種社會地位,一種當代人追求功名利祿。為什么我們渴望得到別人的認可?是什么讓我們變得如此的勢利,對于金錢和時尚的欲望為什么總是不滿足?我們到底要怎么樣才能克制這種身份焦慮呢?在閱讀這本書的時候,一方面你會感嘆道德波頓廣博鵝知識,那信手拈來的典故和比較風趣的點評,為你從多個視角展現出了人類身份的概念;另一方滿,你會漸漸的自我審視,發現多已經在你的腦海中根深蒂固的東西,開始動搖和解體了。
 
德波頓很巧妙的通過心理學和哲學上的知識為我們抽絲剝繭的解析了這樣的問題的答案。社會學告訴我們,認識社會的動物,如果得不到別人的認同和尊重,我么就會感受到無助的痛苦,失去了生存的意義。德波頓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做更深層次的描述,而是通過他妙筆生花的論述,向我們描繪了一幅身份的歷史演變的過程圖。在他看來,我們對身份的焦慮,對他人的嫉妒不是自古就有的。雖則科技的發展使物質上的進步,民主社會的建立讓人人平等的思想慢慢的深入人心了,而這正是人類開始焦慮的點。
 工作隨時努力,生活隨遇而安---《身份的焦慮》
在等級社會中,人生來就有貴賤之分,所以他們生活安樂就不會對自己的身份產生懷疑,更不會對自己的身份產生懷疑。但是人人平等的思想改變了人們對身份的看法,人們相信,只要通過努力就可以創造出更多的財富,過上富足的生活。用作者的話來說就是民主社會拆除了所有束縛人們夢想的藩籬。他們對自己的期望值越來越高,當現實已經不能夠滿足自己理想的時候,當沒有達到自己所預期的目標的時候,他們就會對自己心生不滿,就會越來越嫉妒別人。
 
這個觀點是比較有意思的,涉及到的范圍已經超出了心理學的范疇了。在我看來,作者這樣分析說民主社會的不好,是讓我們從一個全新的層面中了解到身份焦慮的根源之一。那么我們如何才能夠克服這種焦慮呢?德波頓從心理學的角度告訴我們減少對自身的期望會使人有一種釋然負罪感的快意,因此我們所設定的目標決定了我們對成敗的解讀。其實,這個觀點通俗點來說就是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人要懂得知足常樂。但是德波頓并沒有只是停在這個角度上去分析。而是通過對藝術、宗教、哲學、文學以及政治等多個領域文班上的嫉妒,讓我們能夠慢慢的領會到幸福的真諦,幫助我們尋找自身真正所追求的東西。
 工作隨時努力,生活隨遇而安---《身份的焦慮》
然而這樣的焦慮其實可能會變成一種自暴自棄的和自我改變的推進力量這兩種東西。牽著不需要說太多,每個人都能夠懂得,后者所推進的改變有可能是成功的,但是也由可能是失敗的。于是我們看到了很多在身份的他立下,自暴自棄和疲于奔波的這兩種人。當然,也由內心和平之心,但是,我們總是能夠在他們的生活中國看到公式里面的墳墓或者分子改變了他們的之前的影子。
 
應該可以說是時代的推進促進了人的覺醒,也促使人們產生了焦慮。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jsdinglt.com/13414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歐威爾:焚書年代里的文學奇品《我們》 ?

2020.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