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過很多地方,但我只遇到過很少的我們---《心是獨孤的獵手》


 
作者:卡森·麥卡勒斯,女,20世紀美國最重要的作家之一。1917年2月19日出生于喬治亞州府哥倫布,十七歲時本來打算去紐約朱利亞德學院學習鋼琴,后來改變主意進入哥倫比亞大學夜校學習文學創作,十九歲開始構思,二十二歲完成《心是孤獨的獵手》的創作。麥卡勒斯一生倍受病痛折磨,十五歲時患風濕熱,但被誤診和誤治。之后,她經歷了三次中風,一系列疾病嚴重摧殘了她的身體,導致她在29歲時癱瘓。卡森·麥卡勒斯的作品多描寫孤獨的人們,孤獨、孤立和疏離的主題始終貫穿在她的所有作品中,并烙刻在她個人生活的各個層面。
 
作品有《傷心咖啡館之歌》《婚禮的成員》《沒有指針的鐘》《金色眼睛的映象》等。
 
1967年8月,麥卡勒斯因腦部大出血,陷入昏迷。昏迷45天后,于9月29日在紐約去世,時年50歲。
 
在文學創作中,年紀和閱歷其實并不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條件,并不是只能在年齡比較大的文學者的口中才能夠開口談論人生。這樣的疑問其實很多很多人都有把,是因為無論是在閱讀還是在寫作的時候,我們能夠感覺到作者在文筆下的剛剛好,作者的熱情也是剛剛好,寫作的技術、情緒都是一種剛剛好的狀態,再看看自己少年時寫的東西,與他們比起來,真的是差異甚大,在我們的作品里面,似乎少了很多東西。
 我去過很多地方,但我只遇到過很少的我們---《心是獨孤的獵手》
卡森·麥卡勒斯的《心事孤獨的獵手》中,短促的句子顯得非常的有力,文風也是比較粗糲的,小說中的整個故事就像是被一個結實的首筆向前推進著,從夫妻之間愛情的流失到一個整天都叫著要實行民主自由的怪人;從仿佛永遠都在聆聽的啞巴到永遠都在憤怒的醫生。在那遙遠的歐洲正在處于二戰的戰火之中,美國南部的小鎮在毒辣的太陽照耀下,每個人的人生都被有條理的被推入到絕境之中。在語言上,她是完全不會拖泥帶水的,故事也是一個很實在的故事,這樣的故事很難想象出事一個十九歲的女孩開始構思的,在經過了三年的時間完成了這部作品。
 
我們都知道,世間上很多有很多的作家的處女作里面有蘊含了這些作家的野心,那些沒有能夠完成好的作品,就會成為以后作品成熟的養分,而《心事孤獨的獵手》就是這樣的一部作品,人的處境還有社會的處境,宗教的處境和政治的處境,這些比較關乎于社會甚至世界的宏大的命題都是許多作家避而不談的,可是一個十九歲的姑娘卻能夠從容的把這些宏大的命題融入到自己的作品之中去,并且這里面完全就沒有天真的成分。
 我去過很多地方,但我只遇到過很少的我們---《心是獨孤的獵手》
她的這本《心事孤獨額獵手》就是一本描寫孤獨的書,包括《傷心咖啡館之歌》和《婚禮的成員》,作者永遠都在描寫著孤獨,寫人與人之間永遠都無法相互理解的哪一種孤獨,并且還勇于量自己全部的思考還有念頭都寫在了書里面。
 
二十二歲就憑借處女作一舉成名,在二十九歲的時候癱瘓,五十歲的是腦溢血去世了,在感情上面留下了很多亂七八糟的事情。而這樣的作品就像洞一樣的小說,既清晰可見,又深不見底,五六個任務,各種各樣的生活,無數個深深的隱藏著的自我,每個人卻有著不同的孤獨。
 
在小說的故事中的鎮上有兩個啞巴,他們倆每天隨時隨地都在一起,有一天,其中的一個啞巴離開了,剩下的一個啞巴來到了人群之中,但是他立馬就被人群所包圍住了,因為他不說話,在人群之中他們以為自己終于找到了上帝,他們每個人都向他傾訴著,仿佛就像找熬了自己孤獨的出口一樣,但是,這個啞巴從未聽懂過他們是偶說的話,他也有屬于自己內心的孤獨啊。世上所謂的心心相通,都只是一場誤會而已,他想解釋,但是他不能夠說話。啞巴就一樣活在誤會之中,依賴著自己內心的固執而生存著,堅定的相信離去的那個啞巴就是自己一生當中唯一的知己了。在這整個故事中,只有一個人不是孤獨的,就是那個離開的啞巴,但是他除了是個瘋子以外,他還是是一個很任性的賊人。有一天,離開的啞巴死掉了,隨之而來的是一切的崩離,世界在下沉,離黑暗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直到只剩下一片永無止境的黑夜了。
 我去過很多地方,但我只遇到過很少的我們---《心是獨孤的獵手》
若是這樣的故事出現在十幾年前,也許當時比較感性的讀者都會留下眼淚,而放到如今,只會默默的拿起水杯喝水,是因為書中任何一個人的孤獨都與自己無關,雖然自己與書中的人物看上去那么的相似,都會忍不住的去想,如果我們能夠相互溝通,那就像是書中所說的那樣都是一場誤會。在《婚禮的成員》和《傷心咖啡館之歌》中作者都沒有找到孤獨的出口,除了讓孤獨變得更加的孤獨,這世界,是沒有任何出口的。而《婚禮的成員》是成長的孤獨,而《傷心咖啡館之歌》是愛情的孤獨,所有的孤獨都是不同的,但是性質永遠都是相同的。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上帝來把你走出孤獨的,哪怕跟上帝很相似的人,在你的人生當中也只能夠出現一次,那就是辛格先生,就是一個優雅的啞巴。辛格出現在作者麥克勒斯二十三歲的那一年的故事當中,再后來他死了,從此以后,他再也沒有回來過了。在《婚禮的成員》中,作者不僅僅連一個想象的上帝都沒有出現在那個十二歲的小女孩麥淇的生活之中,完全都不能夠去理解麥淇,但至少還有兩個相互陪伴的伙伴,就是家里面的黑熱保姆和表弟,后來保姆和表弟也相繼的離開了。麥淇的臉上沒有一個微笑,麥淇所有的出口可以說是不是一個具體的人,而是來源于一場婚禮,但是她來到婚禮現場的時候,她終于明白了自己的孤獨跟任何的沒有關系,這個世界上對她也沒有絲毫的在意。
 我去過很多地方,但我只遇到過很少的我們---《心是獨孤的獵手》
成長的孤獨也許還可以對未來有一定的希望,但是未來總有一天會到來的,我們總有一天不能再像小孩子那樣永遠都把希望寄托在未來,于是我們就慢慢的撲向于愛情了,這就是《傷心咖啡館之歌》,對于那些靈魂深處有著巨大的孤獨的人來說,愛情永遠都是一個人的事情而不是兩個人的事情,愛情其實就是一個人逃脫孤獨的出口,所以去愛一個人永遠都會比被人愛重要的多。馬文愛上了艾米莉亞小姐,艾米莉亞小姐愛上了那個叫雷蒙的羅鍋,而羅鍋又愛上了馬文,這樣一個三角戀,完全不同的三個人,三個同樣都被孤獨所詛咒的靈魂,著樣的愛情是注定沒有下場的,因為他們愛情都是與被愛者沒有關系的,這樣的形成就是一個奇怪的輪回。雖然說艾米莉亞小姐是令人同情的,但是也不能夠去憎恨馬文和雷蒙,因為在巨大的孤獨的面前,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沒有上帝可言,沒有救贖可言,就只有孤獨,傷心咖啡館,就是孤獨的最后一站了。馬文和雷蒙離開的時候,將艾米莉亞小姐的一切都摧毀了。如果真的想要在作者的小說里面尋找孤獨的出路的話,這就是作者最后的出爐了,你愛的人和愛過你的人,他們都與你無關,他們的愛只會讓人感受到更加的孤獨,這種東西就智慧讓人更加的憎恨。
 我去過很多地方,但我只遇到過很少的我們---《心是獨孤的獵手》
在讀過很多作家的小說里面,只有麥卡勒斯才能夠把孤獨描寫的那么迷人,然而作者其實也并沒有想讓讀者閱讀她的小說感受到傷感。麥卡勒斯的孤獨是巨大的,正因為這孤獨太過于的巨大了,有的時候反而讓人更加的舒坦,仿佛就算是渺小得了靈魂,一旦擁有了這樣巨大的孤獨,都會變得更加的強大,這樣的強大,就像是孤獨本身一樣是無法超越的,是不可戰勝的。如果你還因為孤獨感受到心靈上的不安的話,那么就只能夠說明你的內心還不夠孤獨。這才是麥卡勒斯的魅力所在。
 
像麥卡勒斯小小的年紀就能夠寫出這樣的作品,說明她非常懂得人生,哪怕是她再活幾十年,也會從自身的有限的經驗出發去理解人生。而對于年輕的作家不一樣,麥卡勒斯在不斷的閱讀著、去觀察著和思考之中獲得了自己的人生經驗,同時又因為她很年輕,她的精力是非常充沛的,所以她能手放大自己所體驗到的事情和經歷,再把這些東西融合在一起,變成一個厚重的故事,傳遞給千千萬萬的人。
 
 
 

超级快三app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jsdinglt.com/13585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羅斯福的「熱狗外交」───近百年來最具爭議性的宴請

2020.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