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太深了高h 碩大輪流粗暴挺進撞擊

Chapter 01 (之十一) 這小子以前很矮小的,不愛哭也不愛笑,就會黏著我當跟屁蟲,他還因此被同學捉弄,說我們相親相愛談戀愛,那時候才幾歲,一群小蘿蔔頭連談戀愛的「談」是什么意思都不懂,取笑別人倒很會,把他都氣哭了,于是我就沖出去教訓那群蘿蔔頭,順便成為大蘿蔔頭。
結果在我們沒有交集的時刻他的身高超過我了,還能替我趕走那些混蛋……我心境挺複雜的,有種我家孩子長大的驕傲。
「沒關係嗎?」我問,隨即補充:「我是說你們的老大。」
「謝君大不是我的老大。」他露出吃到酸橘子的表情。
我正想說……我不知道該說什么,在我的記憶中,他不會用這種漠不關心的語氣和我說話,我很不知所措。
「我、我們……很久沒見了──」蔡榮榮,擁有大約五十幾名手下的老大但說話會結巴,太殺了。
「以后也不會再見。」白新烈說完轉身。
他要走了。我滿腦子都在尖叫著把他留下,他知道我是從哪里來的話,絕對不會一走了之,當然……也有可能先把我當瘋子后再遠遠離開。
好吧,還是別說了。
「我做了什么讓你生氣?」我追問,但沒有追上去,雖然我很想,但我有老大的尊嚴,不能在別人的學校和別人拉拉扯扯。
「我討厭你們這種用暴力使人屈服的人。」白新烈回頭用不久前看我的眼神瞪我,那樣嫌棄。
胸口狠狠一酸,我突然想到,現在是十二年前,他在十二年后的未來的一月二十三日晚間十一點多會死亡,而我回來是為了改變這件事,但是從這個時間點來看,他根本不待見我啊!
這下怎么辦?
「既然討厭,為什么要幫我?」
「反正也不會有下次。」白新烈留下這句話和不知如何是好的我,這一次不再回頭。
這不是我第一次回到過去。
──如果我這么說,一定會有人以為我有超能力,但在我二十九年的生命里,從來沒這回事,一切都是從車禍的那個時間點開始。
第一次我回到發生車禍前的半個小時,正好在和雅嵐說話的場景,還以為一切只是我一個短暫的白日夢,雖然心里有疙瘩,卻還是和雅嵐說了相同的對話,再和白新烈直奔機場。
心理學家解釋過,去了某個第一次去的地方覺得好像來過的情況叫作既視感,我想就是那樣。不過我做了不一樣的事,我決定到機場再把時空寶盒打開,我甚至滑開手機不跟白新烈說話,不想害他開車分神,結果他因為和我搭話我都不怎么回,開玩笑要搶我手機,就在那時候發生車禍,然后我又回到過去。
第二次是在婚宴會場外,我在送客的時候突然尖叫絆倒,把賓客都嚇了一跳,沒辦法,前一秒鐘我還在高速公路上失控打滑的車子里,但不會有人相信。我確信了這是給我扭轉車禍的機會,所以這一次我決定不去蜜月了,我故意耍脾氣,裝病,可白新烈很堅持,因為當初堅持要在婚宴結束就趕飛機去蜜月的人是我,我斗不過他,也可能是他看出我是故意的,便還是去了。
這次我堅持不要他開車,搭計程車,一路戰戰兢兢,到了機場都平安無事,我就鬆了口氣,整個人有點走神,跟白新烈拖著行李要走進機場時,發現把包包落在計程車上,我急了起來,白新烈眼見計程車還沒走遠,要我在原地顧行李等他去追,接著我看著他跑出去的身影被旁邊沖出來的車子彈飛,然后頭部重擊地面,然后我重新出現在婚禮上,正在新郎新娘入場的時候……
我就這樣不斷在時間的片段中來回,從來沒有成功營救他。
我在第五次還是第六次發現我每次回去的時間越來越長,上一次我回到一個禮拜前,我記得自己花了整個禮拜試圖取消機票,取消行程,卻還是失敗,那趟蜜月旅行簡直變成一個必定實現的詛咒。
這是第十二次,我居然回到十二年前。
其實白新烈說的沒錯,是我自己忘了。
小學畢業后,我和他不只住得遠了,連學校都不同,國中加上高中這六年我們幾乎沒說過話,跟陌生人沒什么不同,所以他對我冷淡是正常的。
現在是二○○四年,一個我不熟悉白新烈,他也不熟悉我的年代,我還必須再等好幾年,我們才會重逢,才會相愛、結婚……還要好幾年。
不,我才不要等。
我回來就是為了改變未來!

Chapter 01 (之十二) 「一定要再去一次。」我喃喃低語,同時把用來喝湯的湯匙徒手凹彎。
小小的麵攤,都是我的太妹集團,楊莉禾和幾個核心人物跟我坐在同一桌,聽見也看見了,互相遞了眼神后,楊莉禾開口:
「沒錯,我們一定要回去報仇。」
「這次抓個衛賢的學生帶口信回去,直接把他們老大叫出來是不是比較好?」太妹A提議。
「美鳳知道他們下課常去哪里,要不我們去堵他們?」太妹B比較躁進,說走就要走。
我從她們的話中得到靈感,立刻起身,五十幾名不管吃完沒也跟著起立,以我馬首是瞻呢。
讓她們跟去我就是白癡。
「妳們繼續吃,我有事先走。」我沉著發號司令,太妹們默默坐下。
「大姐頭是想一個人去衛賢?」
對,我要去抓一個衛賢的學生帶口信給白新烈,約他出來見面。
「現在都放學了去干么?」我拿起書包,另外打包了一碗陽春麵,要帶回去給小妹當晚餐。
楊莉禾不知道死心:「那大姐頭要去哪里?我護送您──」
「我要辦私事。」我以「誰跟來我就和誰動手」的眼神確認她聽懂了,隨后交代:「如果妳真的想幫忙,替我把麵送回家給我妹。」
楊莉禾樂顛顛應承,我后來才想到那似乎是我第一次允許她到我家。算了,不重要,首先我要去把這頭可怕的髮色染回來。
三個多小時后我頂著黑色鮑伯頭從髮廊出來。
我和白新烈結婚時是長髮,顏色也比現在再淺一點,但是我和白新烈重逢的時候是這個髮型,所以我染黑又剪短,希望多少會有幫助。
倒是花了我一個月的零用錢這件事很困擾,只好用走路的回家。
途中我在一間看上去高級,價錢肯定也很高級的高級餐廳外發現一顆螢光粉紅的頭顱,那是一顆立刻點燃我滿腔怒火的頭,如果能將怒火具現化,我現在就朝那顆頭扔去。
我今天差點就因為這個王八蛋在大庭廣眾下裸體,這個羞辱將一輩子跟著我。
總之,在我反應過來之前,已經沖上去飛踢他。
謝君大的反應也很快,他在看到我的零點三秒之前有動作,轉了個方向,讓我對準他腦袋的腳改踹在他的肩膀上,并在我收回腳之前撞開,接著換他攻擊,第一拳就瞄準我的胃,顯然是想把我打得嘔吐不起。
我往后退了一步,親眼見到他的拳頭揮空,心情立刻放晴。
沒想拳頭不過是虛招,他全身的每個角度、四肢擺放的位置早已為下一步攻擊做好準備──他抓住我的肩膀,乾脆俐落地將我過肩摔。
用不著夸張,我真的有幾秒鐘的時間除了耳鳴什么也聽不見、除了宇宙小星星什么也看不見,等到恢復聽覺,聽見的還是自己痛得呻吟出來。
「妳是誰?」他居高臨下俯視,一腳踩在我的胃部,像是在暗示他一開始就決定痛擊這個部位,而他總會成功。
大街上找人復仇不成功,還被踩在地,一天內我的羞辱紀錄不斷更新,我有點害怕了。
比起這個,更讓我不爽的是:「只是換個髮型你就不認識我了?」
他彎下腰湊向我,迷惑地看著我,彷彿我是顯微鏡底下的阿米巴原蟲:「妳不是衛賢的學生。」
「對,所以我不用對你這個混蛋屈膝行禮。」沒錯,靠近一點,近到我能讓你見識我的拳頭。
他繼續湊近,我們目光交會了三秒,他眼底多了一分了然,道:「妳這樣比較好看。」
我一時不知道如何反應,他于是跟我解釋:「早上那樣很臺。」
很好……他算是認出我了。
「不要誤會,我很想對你精闢的分析表達謝意,但你的腳還踩著我。」我皮笑肉不笑。
他咧出大大的笑容,沒有喜悅,比較像是威脅我:「認輸。」
我握住他的腳踝,呸了一聲:「想得美。」多機敏的反應。
他的大腳往我腹部施加壓力:「認輸。」
啊太深了高h 碩大輪流粗暴挺進撞擊絕不,你這瘋子、膽小鬼。」
「妳說誰是膽小鬼?」
「誰回答我就是誰。」
「妳──」他抬高腳要重重地踩下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jsdinglt.com/1660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女主一開始去酒店找牛郎的小說_女主和牛郎總裁的小說

2020.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