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两性情感 » 正文

温暖地享受榻榻米散发出的青草香味

----

女人就算有另一半了,你还是应该养成「自慰」好习惯

  女人就算有另一半了,你还是应该养成「自慰」好习惯  当人们讨论起自慰这个话题时,往往第一时间就会想到男性。

一起来看看他们的烦恼各是什么吧!45%-一个人感到寂寞
  30% – 来自外界那种「怎么可以没对象呢?」的压力
  9% – 家人和朋友问东问西36% – 没遇到优质的对象
  29% – 一再约会,认识别人很累
  21% – 没事情是确定的
  6% – 交友软体
  6% – 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有发现吗?

如果这部分不合的话对双方可能会有很大的影响  〈交往不顺的情侣所具备的要素②〉兴趣不合  交往不顺的另外一个原因还有「很少沟通」  正因为很了解彼此,所以就越来越少讲话,等注意到时已经在没有交流的这段期间,喜欢对方的心情似乎不知不觉而改变了。

但杀死爱情的并不是婚姻本身,也不是长时间朝夕相处的索然无味,而是我们开始「把爱人当作亲人」。也许你会觉得奇怪,

准新娘感动落泪。最重要的是,要记得,

不过在他提出建议之前,我就会想办法让他闭嘴!有时我会让他觉得他的想法愚蠢至极,但其实原因只是我不愿放下我对家务的控制欲,

却又无法分开。:
  

日本心理学大师:很多人谈恋爱,只是为了消除心中不安
  「为什么尽力讨好,

Q&A:男人都爱性幻想? Q&A:男人都爱性幻想?

不懂得性幻想的男人,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可言?管你脑袋那位是邻居陈先生的美女老婆,还是办公室清新可人的总机妹妹,只要合口味,随地随地照自己要的场景和情节幻想一下又如何。别管女人批评或指教,这种多多益善的免费乐子,绝对有助舒压解忧!

提到性幻想,女人的表情大多皱眉挤鼻吐出单字,恶~

不能怪男人思想不纯净,因为有医学上的根据,二十岁的男人五分钟能勃起一次,而且经常没有缘由。如此频繁的勃起说明男人,心理与生理上都被迫不能不有丰富的性幻想能力。

性幻想和其他幻想一样,对于欲望的满足,有简单直接的效果。

拿空运公司跑外务的小陈来说,早上进办公室,见到财务室的洁西卡赶在夏季来临之前便换上短裙,顿时不可自己地进入幻想境界。他想着,是的,他想着洁西卡走进茶水间两手叉腰质问他:「小陈,你到底还要装多久,不知道我今天穿这样是为了谁吗?」

洁西卡一把抓住小陈的领带,用力把他拉到两片腥红嘴唇前,小陈顿时感到胸口热乎乎的──咳咳,的确有人对小陈喊:「哇咧小陈,你准备好没有,我今天穿这样就是陪你去见XX公司的船务经理,要是抢不到今年的合约,我们就毁啦。」

是大胖,他打了条红花领带,一把抓着小陈蓝色斜纹领带,而小陈胸前也的确热乎乎的,因为大胖的胸部虽未必D Cup,倒是绝对有48寸。

接着小陈随大胖去XX公司,大胖先进经理室哈啦,小陈在外面东张西望,恰好见到坐在办公桌里的经理秘书,赫,她穿复古尖领衬衫,最上面三颗扣子都开着,小陈不禁想着第四颗绷落,白乎乎、暖洋洋的两坨肉跳出来,秘书来不及伸手遮掩,倒是抬头深情款款看着小陈说:「小陈,我是你的人了。」「我们小陈是你的人了。」大胖从里面笑呵呵地走出来,并对一旁的经理说:「一天二十四小时,7-eleven,随时侍候贵公司出货。」

中午庆祝抢到订单,老板请大家到公司附近的川菜馆吃中饭,这天人很多,端菜的女服务生得侧身在各桌间送菜,小陈感觉一团软棉棉、油滋滋的东西从他背心掠过,没错,是熟识的小妹,她将满盘尽是红通通辣椒的大盘鸡放在小陈面前,还说:「帅哥,这个有劲。」

于是小陈藉口上厕所偷偷钻进厨房,里面竟只有小妹一人,她她她,她身上除了一把锅铲外,空无一物。

一定有人质疑,这不全是色情频道里的画面?

喂,小陈单身到台北讨生活,住11坪的分租公寓,除了电视,他能有其他幻想的基础吗?再说,神不知鬼不觉,小陈已经暗爽半天,他快乐高兴,你们看得眼红吗?

幻想也未非得如此日本AV不可,要说说这个马滴阿呆小子,若干年前他一个人去义大利旅行,坐在托斯卡尼某个教堂前的阶梯抽烟,忽然来了个背背包的金发妞问他能不能请根烟?当然。两人在阶梯上从黄昏聊到月满西楼,烟都抽光了,此时,金发妞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吃个披萨。

吃披萨时不免喝点酒,两人步出餐馆,女的问:「Your Hostel of My B&B?」才进了女孩房间,马滴阿呆已经一把搂住对方的腰──实际情况是两人步出餐馆就各回各的旅馆,马滴阿呆在床上花了两个小时幻想,才平静地入眠。如果没有幻想的那段情节,异国相遇的男女吃完披萨,拿牙签剔牙便各自回家?像话嘛!

性幻想的空无限大,你们看马滴阿呆熟睡时咧开的嘴角所流出的口水就理应体会,他多么满足。

什么?从没性幻想过?你们还算男人吗?

最无趣味的性幻想是小乖的,某次冬天他去北海道旅行,阴暗的浓云下面是细细的雪花,巴士上只有司机和小乖。穿过雪原后进入一个小镇,每户房前都有人戴厚帽穿重靴忙着铲雪,这时小乖见到一个头上绑着白毛巾的女人,脸很熟,而巴士一下子便驶过,没有让他看第二眼的机会。

那天晚上小乖坐另一辆巴士回到雪中的小镇,他轻轻敲一扇沈重的木门,几秒后门打开,绑白头巾的女人,没错,是她,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小乖当然没坐上另一辆巴士,他正躺在宗谷岬的旅馆棉被内,温暖地享受榻榻米散发出的青草香味。

不来点幻想,一个人大冷天在风雪中旅行,多无聊呀。

陆陆最爱在工作最忙碌时抽五分钟坐在公司阳台上闭目养神,他比较特别,属于专情的男人,性幻想的对象永远是大一时暗恋的女同学,都幻想五万次了,但他仍想,想着女同学喘着气在他耳边说:「不准你离开我。」

随即女同学一口咬向陆陆的……的……的脖子。

陆陆这才睁眼,吐口气,气定神闲回到座,继续专心一意地对付电脑。

别问为什么陆陆只幻想他那位女同学,我只能猜测,陆陆的宅男世界狭窄,没其他幻想对象了。

有女人骂我,骂男人,性幻想果真像她们说的那么下流、龌龊?喂,幻想一下总比在手机上努力把同样的水果排成一排要有益视力并预防智力退化。

我?我是男人,自然也有某种程度的幻想──别逼我,好吧,我从上飞机那刻起就开始幻想,谁叫飞机上有那么漂亮可爱的空姐。再说,闲着也闲着,我脑筋内的活动不能被控告成猥亵行为吧。

关于详细的幻想内容,不关各位的事,倒是后来真有位空姐竟蹲到我座位前说:

「你是张先生?」

嘿嘿,我是,我就是。

「我好喜欢你的书,能不能帮我签名?」

嘿嘿嘿,签,除了要我买台北房屋的合约,什么都签。

嗯,飞机上不能做什么,可我做点幻想总成,假装睡觉,我走住机尾的厕所,一推开门,里面……

我没睡多久就离座到机尾的厕所去,才出来,两名空姐正对我笑,第一位这么说:

「张先生,一个人旅行呀?」

我点头如敲木鱼,叩叩叩,叩叩叩叩。

第二位空姐接着说:「你漂亮的太太没跟你一起?」

回座位继续睡觉呗,提到老婆,什么幻想都噗一声,破了。

对,老婆不属于性幻想的范围内,不是对老婆有偏见,而是,幻想嘛,有人幻想老婆对着我们吼:

「袜子又乱丢!」的吗?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合作商家(共有 0 条评论)
二维码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