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分手后还能做朋友吗,人生胜利组?为何一直没有办法有个好伴侣

----

中国时报文学奖小说奖。译有精神医学两大经典之一的;着有、等大学用书与十多本大众书籍。推荐你:当好人之前,

得先学会怎么当个人詹先生是个很勤奋的年轻人,他在职场上的表现也令人刮目相看。无论是哪个人,

一提到他,就会忍不住称赞他是个有礼貌、认真、负责的年轻人。因为他的种种优点,他深得上司的赏识,

在升迁过程中,也相当的顺利。当然,

因为他的优异表现,引起了不少同事的忌妒,有些中伤他的话也不断跑出来,但是他总是设法表现得低调一些,

而且以和为贵,对于人际沟通的问题,他从来不是问题。还没三十岁的他,

已经快速在一家传统的大公司中升任经理,这是相当罕见的一件事。在公司以外,

他的私生活也相当的检点。他很孝顺,对于父母的要求通常都尽力去办到。

但是,唯一缺憾的是,他一直没有一个很好的对象。工作忙碌固然是一个问题,

但他不善于经营感情也是事实。他曾经有个很要好的女朋友,但却在不久前分手了。在过去,

他也认识过不少女孩子,但是始终就是没有办法进一步发展关系。所有的人都说那些女孩子不长眼睛,

不懂得欣赏这个好人,但事实就是事实,他一直没有办法有个很好的伴侣。

离开他的女孩子说:他确实没有什么坏毛病,也很温文儒雅,对于女孩子也颇照顾,

但不知怎地,两个人就是缺乏那种感觉,在他身边,她感觉不到爱,

而且,一点也不快乐。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完全不明白。而且,他不管怎么努力去表达自己的关怀之意,

但是两人的关系就是没有办法更好。更糟糕的是,就如女孩子所说的:他一点也不快乐。根据进一步了解,

赫然发现问题存在于过去的家庭记忆上面。原来,他有个不为人知的过去。

他的父母之间,并不是很和乐,母亲是个很强势而开朗的女子,

在外头有着不错的人际关系,而母亲的社交手腕也显着优于父亲。父亲是个淳朴的公务员,不善于言词,

但却充满责任感。父亲希望能够带给这个家庭一个美好的环境,因而辛苦的赚钱,母亲希望带给这个家庭一个快乐的气氛,

因而不断鼓励全家人与社会上的社交活动。但这显然超越了父亲能够应付的范围。父亲在焦虑之余,显得颇为笨拙,

而他也不喜欢自己这一点,因此,父亲经常用指责来攻击母亲的决定,

认为母亲一点都不在意家庭,缺乏责任感。父亲说服了自己相信:自己规律的上班下班,

没有社交,没有娱乐,才是责任感的根源。

而这样的动作,更是激怒了母亲。母亲对此开始采取反抗的动作。于是,

母亲更加活跃于社区生活、公益事业了。母亲也对父亲有所微词。而倒楣的詹先生,

就是这个家庭中的长子,他目睹了母亲与父亲之间的冲突,他自然不希望如此,但是,

年纪轻轻的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父亲不断想说服这位长子,所谓「家庭责任」的概念,

长期洗脑下,詹先生学会了保守的态度,学会了压抑自己。母亲也不断想拉拢这位长子,

母亲教导他以和为贵的重要性,教导他如何在社交圈中生活。于是呢,

矛盾就从父母之间转移到了詹先生的心中。他既相信父亲的话,也相信母亲的话,

但是相信父亲的话,就得排斥母亲的话;相信母亲的话,就得鄙夷父亲的做法。

这是根本上的矛盾。他完全没有办法解决。更糟糕的是,年纪轻轻的他,

在看着父母激烈争吵时,幼稚的心灵唯一推论的结果就是:自己不够乖,不够好,

所以才惹父母生气。他的做法就是:更加压抑自己,让自己能够去适应每个人。结果呢,

等他长大后,他始终找不到自己,也不喜欢自己。因为他永远在学习适应别人,

永远在配合别人。他一点也不快乐,甚至他很讨厌自己。当女孩子因为他的关心而与他在一起的时候,

女孩子发现自己没有办法放松,因为詹先生永远是紧张兮兮的,就像个仆人一样,随时等候上司、家人、朋友的命令。

而没有办法享受自己的生活。而且,越是接近他的生活,越是感觉到那种深层的悲哀。

女友自然忍受不了而离去了。这是一个典型的「家族冲突」而引发「自我矛盾」的案例。詹先生就是父母性格差异下的牺牲品。他在外人眼中表现的很好──他有母亲的社交能力,

也有父亲认真负责的精神,但他就是没有自己。他不懂得怎么生活,

怎么享受人生,他只懂得照顾别人,却不懂得照顾自己。长期下来,

他的心越来越乾燥,逐渐他出现了所谓忧郁的症状:诸如心情低落,食欲减退,

失眠,焦躁不安,自杀意念等等。也因此,

他到门诊来找我。在处理上,我采取的步骤是先让他理解到这个事实。理解是一切的开始。

倘若他没有办法理解这点。那什么都免谈了。还好,詹先生的脑力还颇佳,

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困境,也了解了父母对他的影响。但随后他在尝试改变的过程中,他就碰到了钉子。

他发现,不管任何人,要他尝试做自己,等于就是要他暴露出自己不好的一面,

他相当恐惧自己不好的那面,彷佛要小时候的他在父亲面前为母亲辩护一样。他很怕承认自己的真实想法,

因为他倘若承认自己的想法,他就会被母亲骂的狗血淋头,也会让父亲相当的难过。所以他得见人说人话,

见鬼说鬼话。但是当他下了班,面对自己时,

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对自己说话。所以我开始尝试让他练习对自己讲话,也练习听自己的声音。

我安排了一个训练,倘若他做了一些事情让别人难过的时候,就给自己一些奖赏,倘若他做了一些显然是自私自利的事情时,

也给自己一些奖赏。倘若他想为了别人而抛下自己的工作,那就得尽量克制自己;

倘若真的克制不住时,那他就得给自己惩罚。所有训练的目标都在于反向性的思考──处罚利他性行为,

奖赏利己性行为。这在没责任感的青少年身上,可能会造成更严重的问题,但在他这位责任感过重、压抑自己太过的好人身上,

却是一个很重要的解决契机。我要求他不能再让别人称赞他是一个「好人」,他在当好人之前,

得先学会怎么当个人──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那种好的不像人的怪兽。起初,

他做的不是很好,而且很快的,他开始陷于自我责备的困境当中了。

他沮丧的想放弃。我迅速给予厘清:你本来就没爱自己过,倘若你尝试爱自己,却没有成功那又怎样?

最糟糕的时候,你不过就像以前那样嘛!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

他发现他越来越接近自己。而且,不再强求那个「好」了。对于他不再是个所有上司、同事眼中的完美者,

他虽然有点惋惜,但他还是很高兴地找到了那个不完美的自己。虽然他已经不如以前那么「善」与「美」,但他越来越「真」了。

他的脸上再度充满了笑容「学会怎么去爱那个胆怯、无能、道德败坏的自己,喜欢他,接受他,

以他为荣。」这是我最后给他的一个建言。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合作商家(共有 0 条评论)
二维码
1 2 3 4 5